“虎口奪microSD財”的動物園副園長
“3分租辦公室錢也不放過”的農技站長

“清水衙門隨身碟”里腐敗更傷民心
  近年來,在一些被認為是“清水衙門”的行業和單位里,時常曝出腐敗醜聞:一張小農機具秧盤國家補貼2毛5分,農技站克扣1毛8分,站長還要貪3分;一個售價數百元的骨灰盒,民政幹部也租屋要拿15元回扣……這些發生在“清水衙門”里的“離奇”案情顛覆著人們的認知,連中紀委網站日前都刊文表示“令人拍案驚奇”。
  “虎口奪財”威剛記憶體的動物園副園長
  時下中國最熱的詞是“打老虎”,但一貪官的身份著實讓人驚奇:他就是動物園裡管老虎的副園長。據報道,7月30日,北京動物園原副園長,因貪污1400萬元被提起公訴。該副園長利用獸舍改造項目斂財,此外還有800餘萬來源不明。對這位膽大到“虎口奪食”的貪官,有網友賦詩一首:奪泥燕口,削鐵針頭,刮金佛面細搜求,無中覓有。鵪鶉嗉里尋豌豆,鷺鷥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內刳脂油,虧老先生下手!
  “3分錢也不放過”的農技站長
  清水衙門畢竟油水有限,貪官們每次貪得的數額大都不大,不大到什麼程度呢?舉例說明一下,在2011年重慶發生的農機補貼腐敗案件中,一張秧盤國家補貼2毛5分,農技推廣站要提1毛8分,站長再拿3分。可是,重慶永川區農技推廣站原站長、副站長就用這種辦法,共虛報秧盤188萬餘張,騙取補貼46萬多元。貪官連“3分錢也不放過”,每次確實不多,但“蒼蠅腿也是肉”,積少成多,小貪終成巨腐。
  “馬桶里撈金”的環衛中心主任
  在人們的傳統印象中,環衛系統是個清的不能再清的“清水衙門”。發生在京城環衛系統的一起案件卻讓人們對這個系統“刮目相看”。
  2006年,北京市進行大規模公廁改造,一家負責大型垃圾車改造、潔具生產公司的負責人王某獲悉門頭溝區有個100萬元左右的公廁項目要招標,就找到改造項目負責人、門頭溝區環境衛生服務中心原黨委書記兼主任王春海,在行賄5萬元後,王某順利拿到了該項目。再次行賄5萬元後,王某又順利拿到了該公廁的續延工程。
  2010年11月8日,北京市石景山區檢察院將王春海移送審查起訴。這個非要在馬桶里摸魚撈金的腐敗者,在任期間涉嫌受賄人民幣20萬元,終於把自己搞得“臭不可聞”。
  “骨灰盒也要收回扣”的殯儀館館長
  但這還不算是最下作骯髒的。一些寄居在“清水衙門”的貪腐官員,連逝者都不放過。據報道,一些地方的殯葬服務成為部分民政幹部貪腐的“搖錢樹”。大到陵墓工程發包、墓料購進,小到遺體火化、骨灰盒採購,一些腐敗官員無不雁過拔毛。在2012年江蘇某縣民政局副局長腐敗案中,高某在兼任殯儀館館長的10餘年裡,利用負責殯葬用品採購等職務便利,收受他人財物,其中每個骨灰盒收供應商15元提成。
  “清水衙門”里腐敗更傷民心
  其實,扶貧辦、環衛局、農機局、民政局、漁業部門以及科研機構等清水衙門,在一些貪官眼裡同樣充滿油水,照樣貪得有滋有味。據司法人員向媒體介紹,“某市檢察院查處當地博物館一些旅游景點私分門票款時發現,在博物館所轄的5個景點工作過的人,除了一個臨時工外,無一幸免地參與私分,只有80餘人的博物館,涉案人數達57人之多;某地愛衛委副主任兼辦公室副主任利用購買滅鼠藥之機貪污受賄挪用公款達30餘萬元……”這些領域成為腐敗重災區,顯然對基層老百姓的利益損害更大,更傷民心。
  對這種現象,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日前刊文怒批,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連以往大家認為的“清水衙門”都出現了窩案,令人拍案驚奇!一名部委公務員則認為,傳統意義上,檔案口、宣傳口、農林牧漁等部門由於手裡擁有的行政資源相對較少,被視為清水衙門。但清水衙門也是隨著政策走向在發生變化,例如環保等部門以前是"清水衙門",但這些年隨著地位的提升,現在已經很難被歸入"清水衙門"了。
  反腐敗,別對清水衙門掛免戰牌
  可見,真正意義上的“清水衙門”是不存在的,指望任何一個“衙門”自然而然地處於“清水”狀態也是不可能的。正如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分析,發生在“清水衙門”內的“蟻貪”可能性更大。“所謂‘蟻貪’,每次貪的數額不大,但逐漸積累起來會形成一定數額。在一個部門本身油水不多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貪腐數額,最終仍會超乎我們的想象。”
  “清水衙門”長期處在權力邊緣地帶,過去並不是反腐的重點關註對象,但清水正在不斷被攪渾,這些令人震驚的現象表明,任何公共權力如果失去有效的制約和監督,都會腐敗變質。反腐沒有死角、盲區,絕對不能因為某些單位掛出“清水衙門”的招牌,就對其鳴金收兵。(綜合法制日報、“政知局”微信公號、京華時報報道,人民日報客戶端編輯曹磊)
(原標題:清水衙門裡的“離奇”腐敗案)
創作者介紹

日本包包

de11debk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